2017年10月28日 星期六

「文字未及之處即是插畫家的自由創作空間」:比利時插畫藝術家Carll Cneut專訪

Interview with Carll Cneut, illustrator of 'Witchfairy' from Book Island on Vimeo.


比利時插畫藝術家Carll Cneut從事插畫家工作資歷超過二十年,成為歐洲相當受到歡迎且受敬重的創作人,他所創作的繪本總是令人縈繞心頭,想要再挖掘更多,更了解他。
這段短短十幾分鐘的談話內容,發現Carll思緒清晰,口條穩健,這些皆來自於他個人深厚的功力。影片有英文字幕,很容易理解。童里也稍微摘要成中文,enjoy it

經常收到繪本故事邀約,他選擇故事的標準:
很棒的故事,這是最重要的。當他閱讀故事時,能夠預測想像得到繪本完成的模樣或者全書的氛圍。非常直覺式的去感受到某種東西。最後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是,他會直接與作家對話,他必須確認作者能夠將故事完全授權給他,交由他創作。作家對他必須有某種信任和信心,給予他創作自由。如果他感受不到這些重要元素,即使是全世界最棒的故事,在圖像創作上,肯定會遇到麻煩。


影響:
童年在農場上度過的Carll,某一天義大利麵被引進比利時,商家做了一種集點活動,收集了36個點數,寄回商家,他們會寄來精美的信封,裡面有一幅出自書籍中的複製畫。他收到的第一張畫是比利時畫家James Ensor的畫,Carll深受吸引,探索這位畫家的畫作,特別是「skeletons warming themselves」這一幅畫,徹底改變了他對藝術和視覺的看法。也萌生了往藝術或視覺方向走的想法。後來成為律師之後,徵詢母親的同意後,毅然決然決定進入比利時根特大學,修讀平面設計。大學時期的學習,收穫豐富,除了Ensor,還有BrueghelBosch影響他甚深之外,還有羅馬尼亞當代畫家Adrian Ghenie, 全世界他最最最喜歡的一幅畫即是GheniePie fight study No.3,對Carll來說,這個系列是讓提醒他自己,對於他創作方式或技巧保持清醒狀態。
 
skeletons warming themselves



插畫家的定義:
插畫家的首要工作應該是做出一本很吸引人的書,而對Carll來說,更重要的是成為一個說故事人,他認為一本好繪本同時擁有三個不同層次故事:第一層故事在文字間,第二層故事在圖像中,Carll在創作時會在圖文之間保留一個空間,讓讀者在閱讀圖文時,運用自己的想像力,將文字與圖像串連起來,變成第三種故事。他心中最理想的繪本是同一個故事,可以擁有不同的觀點。例如『Un million de papillons 一百萬隻蝴蝶』,這個故事原本角色設定是一個男孩和一個女孩,但是文字故事上並未說明是人類,因此Carll有了創作自由空間,他將角色設計成大象,讓繪本擁有更寬廣的發展,這也是Carll對於插畫家這個職業的一個信條:「文字未及之處即是插畫家的自由創作空間




創作過程:
Carll接受一個計畫或者一本繪本提案時,需要數個月在腦中反覆咀嚼故事,在畫桌前坐下提筆在白紙上繪畫之前,嘗試找出故事氛圍,不過通常當他在白色畫紙前仍會感到驚慌,不知道自己該從何下手,他會努力試著冷靜並自我鼓勵,給自己信心去面對故事的每個環節,角色、場景、整個故事。經過數週或數月後完成草圖,檢視是否與文字方向符合,是否需要調整修改繪圖,因為繪本是書,書是一種物件,物件及必須有其功能性,也必須實現或執行它的功能。接下來就是非常艱辛且耗時的繪畫過程。




繪畫技巧:
Carll習慣使用0.5mm鉛筆,最小支,00號筆刷,喜愛的顏料是英國品牌Daler-RowneyCryla系列,濃厚的壓克力顏料很符合Carll創作技法,他喜歡且習慣由深色到淺色,畫上很多圖層。若需要使用到較透明的部分,他會選用medium。由深到淺的繪畫方式是很多畫家慣用的技巧,Carll則從比利時畫家Anthony van Dyck在義大利的期間的繪畫經驗所得。以『La fée sorcière 魔女小仙子』裡瑪莉娜(法文版名)的帽子為例,並不是直接畫上淡粉紅色,而是從深咖啡色,再來是暗紅色、亮紅色、深粉紅色,再到淡粉紅色。這種繪畫技法非常耗時,但這是Carll在工作中唯一感覺的快樂的重要因素。


色彩運用:
La fée sorcière 魔女小仙子』故事在描述一位小仙子想要成為魔女,對Carll來說,仙子應該穿粉紅色洋裝,頭戴粉紅色帽子。於是他需要尋找出與仙子符合和牴觸的顏色。在仙子世界的主要色彩是橘色系、紅色系,而不是純白色,而是米白色。魔女森林則是藍色、淺灰色、淡綠色,這些顏色與粉紅色互相搭配也互相抵觸。Carll並未使用很多種顏色,但運用這些顏色表現出一種色彩協一致的平衡。




恐懼與挑戰:
在創作每一本書時候最大的恐懼在於擔心自己沒有發揮到極致。因為對自己如此嚴苛的要求,在每一本繪本創作初期,他心中總是充滿了焦慮,擔心自己可能因為做不好而錯失這本書。追求完美之下,Carll通常需要一年甚至一年多的時間完成一本書。當繪本進行到創作尾聲,幾近完成時刻,他感覺到自己在這個計畫中獲得成長。最後完成的圖像可能遠遠超過,與初期所為大相徑庭。此刻他又會反思是否應該回到最初的想法,但是出版商一定不會高興我這樣做。所以我必須督促我自己去接受,這個在漫長創作過程中,長出來來的結果,並對自己承諾,下一本書會更完美。但是通常到了下一本書,這樣的創作歷程又會再重新上演。


最滿意的時刻:
Carll在獲得第一個獎項時(註:『Willy』榮獲比利時Boekenpauw獎),終於感覺到自己好像真正進入插畫家這個行業。另外在比利時舉辦的一場大型個展,出乎意料的參觀人潮,也引發Carll對讀者的好奇心,他花了很多時間待在展場,與讀者粉絲直接接觸,獲得許多資訊和回饋。這些互動讓Carll更有堅定自己對插畫家工作的信心。同時也知道讀者粉絲如何欣賞他的作品。


工作以外的生活:
Carll經常旅行,大多是是為了宣傳書籍、簽書會、展覽、兒童工作坊或者大學授課而旅行。


未來目標:
繼續做現在做的事情,希望自己能再畫二十年。他目前正在與荷蘭作家Toon Tellgen創作新書。同時也在進行其他繪本,還有藝廊展覽。

(註:Toon Tellgen中文版書籍:2003年《永遠不死─荷蘭經典動物哲學童話》(Bijna iedereen kon omvallen),敦‧德勒根 (Toon Tellegen,又譯瞳‧泰雷翰、特勒亨)著,晨星出版。在荷獲獎紀錄:1994年童書金尖筆獎大獎。  2007年《松鼠的生日宴會》(De verjaardag van de eekhoorn),敦‧德勒根著,大田出版。)


給插畫家的Top建議:
永遠要真實面對自我、誠實、善良、努力工作。


收藏Carll Cneut : https://goo.gl/tfYpjV



2017年10月2日 星期一

Let's talk about : Emilie Vast-裝飾性的插畫也能創作出豐富的圖像敘事,她的繪本就是優雅的代言人

Emilie Vast目前居住在法國東部最著名的香檳城- Reims漢斯,就讀ESAD學院時,修讀的是攝影。畢業後從事平面設計,展露才華,爾後因為客戶要求,踏入插畫領域。

Emilie的地一本繪本是與Anne Mulpas合作『Laure Igami』,兩人共同創作後才開始找出版社尋求出版很幸運很快地找到願意出版的「les Portes du Monde」,可惜這家出版社後來結束營業。繪本之路歸零,但兩人依舊懷抱著對書本的熱情和動力。後來因緣際會,遇到一間日本出版社「Skyfish Graphix」,邀請Emilie繪畫『Korokoro』這本精緻小品,此後,Emilie也確認了她的繪畫風格。她也證明了,裝飾性的插畫也能創作出豐富的圖像敘事,她的繪本就是優雅的代言人




繪本創作之始:
她當初向Memo出版社提案『l’Herbier』是因為她認為這是她在這家出版社版品中沒看到的,她想要做一點不一樣的東西,而且是她自認自己可以做得很好的。『l’Herbier』系列目前有三本Plantes sauvages des villes 城市裡的野生植物Petite flore des bois Europe歐洲樹花』和『Arbres feuillus d’Europe歐洲闊葉樹』,每本涵括18種植物,每個跨頁有一幅植物圖,左頁上半是植物特色輪廓圖,下半是解說,對於喜愛植物圖鑑的朋友來說,Emile的用色、畫風和呈現方式,都令人耳目一新。而她與MeMo團隊也是耗時耗工,做了許多研究和審校,才能做出這三本書。





獨有的色彩學:
也許是發現自己在色彩上特別敏銳,在植物圖鑒之後,Emilie2011年創作了兩本關於「顏色」的繪本:Océan, le noir et les couleurs小海,黑色與彩色』Neige, le blanc et les couleurs小雪,白色與彩色』Emilie採用了海洋作為背景,名字叫做小海的海馬,在深海的黑暗中,與彩色珍珠還有海草,玩著色彩遊戲。對照黑色,Emilie靈感大發,再創作以雪地為背景,一隻叫做小雪的鴿子在白皚皚的雪地裡,與彩色果實和植物,玩著色彩遊戲。
相同色度的紅橙黃綠藍靛紫黑色深海及白色雪地中,呈現完全不同的視覺感受,加上可愛的角色與俏皮的情節,讓顏色(或說認識顏色)變的極為優雅有具有趣味。






超越常人的五感:
『Ent’attendant…我等待著你…(2014)Le secret秘密』(2015),這兩本主題為「孕媽」的繪本,描繪懷孕過程。
En t’attendant…我等待著你』是以人類為主角,描寫懷孕過程中,等待腹中寶寶出生的心情與四季的變化之間的連結。『Le secret秘密』而是以狐狸媽媽為主角,她有一個天大的秘密,忍不住跟兔子傾訴,讓兔子別說出去,但是兔子也忍不住,於是動物們一個接一個將這個天大的秘密傳下去,最後所有的動物聚集齊為狐狸媽媽和小狐狸祝賀。這兩本繪本對於懷孕那種等待和喜悅的心情,描繪得非常動人,加上特別柔和的色彩搭配與構圖,的確能讓人感到舒心,暖心並嚮往優雅。




特別眼光詮釋經典:
請注意!再次使用「優雅」二字!
『Petità petit漸漸地』(2013)Couac呱呱』(2015)Emilie擷取經典故事來發揮。Petit à petit漸漸地是諾亞方舟,僅以動物為角色,沒有出現人類。由兩隻小螞蟻往上爬,其他動物依序雙雙對對往(船梯)上爬,我們只見水位漸漸上升,上升到快到頂端的時候,所有的動物都已經搭上船隻,故事文字對諾亞方舟隻字未提,押韻的短句描繪動物們上船的動態,眼尖的讀者應該在前面幾頁就猜得到是什麼故事,但直到末尾看到載滿動物的大船漂在海面上,甚是驚喜!
Couac呱呱』是醜小鴨的故事,光是從書名根本看不出來,也是作者想要給讀者的一種趣味驚喜。其中數頁用四格連環圖來呈現故事,已經出乎意料,原來四格漫畫也能這麼優雅!(再強調一次)如果票選醜小鴨最優雅的版本,非『Couac呱呱』莫屬。









對大自然變化的敏銳度:
Il était un arbre 曾經是棵樹』Abeille et épeire蜜蜂和蜘蛛』。『Il était un arbre曾經是棵樹』描繪樹的一生與四季、動物之間的關係,從樹葉繁茂的壯年,一直到枯枝,然後書末尾的小松鼠叼著種子跑跳,呼應前扉頁上的小松鼠,不停止的循環,自然的再生,都是因為自然界中的動物和植物互動的結果,不是結束。『Abeille et épeire蜜蜂和蜘蛛』是一本透過昆蟲的習性,兩種昆蟲之間進行一場對工作定義的對談與思辨,蜘蛛只為一己工作和蜜蜂為蜂群工作有什麼不同?而整場談話都被一個人類聽見了,又會發生什麼事呢?








Let’s talk about -- Nicoletta Ceccoli(妮可列塔•伽可利)2/2

Nicoletta Ceccoli ( 妮可列塔 • 伽可利 ) 來自義大利的國中國 , 聖馬利諾共和國的藝術家 Nicoletta Ceccoli 在 2001 年榮獲 Andersen Priz , 2006 年榮獲 The Society of Il...